动漫 健康 亲子 法制 文化 艺术 宗教 餐饮 体育 物流 工业 农业 公益 资本 综合

热门文章

快递行业全面出击,“盟主”菜鸟不好当

来源:牛刀财经 2020-05-13 18:45 点击:

快递行业从来没有像2020年上半年这么热闹。

东南亚快递极兔进入中国,京东系众邮快递起网,顺丰成立了一家新快递公司丰速快运,在具有快递风向标的义乌,有快递黄牛喊出了“8毛发全国”的价格。

这一切都预示着,暴风雨要来了,民营快递的格局,在这场争夺中可能要被改写。

无论是极兔还是众邮,甚至是成立丰速极有可能再起一张加盟网的顺丰,不难发现这次快递行业全军出击,最终挑战的正是统领四通一达的加盟快递“盟主”菜鸟。

快递行业战火再起

菜鸟+顺丰+京东物流格局下的快递行业,迎来了新的玩家。

2020年3月,极兔快递通过自营+加盟的模式,在浙江、广东等8个省份起网,引起快递行业的关注,很多原先四通一达的网点老板,也在考虑是否承包网点。

极兔这个新玩家之所以被看好,是因为其OPPO的背景以及市场对其与拼多多关系的猜测。

目前,极兔已经接入拼多多、苏宁、当当等电商平台,并开始向消费者提供服务。据极兔方面透露,截至3月末,公司网点数量已经超过1500家,员工数量超过15000人。

与此同时,另一家有电商巨头京东背景的众邮快递在广东起网。众邮快递的定位也很明确:专注下沉市场与经济型快递,瞄准微商微店、新型电商、专业市场及散户,聚焦3KG小件以及电商包裹。和京东物流截然不同的是,众邮快递主打的是性价比最优。

还有顺丰。2020年4月7日,顺丰注册成立一家新速运公司丰网速运,业界猜测不排除重新起网建立一家加盟制的平价快递公司。

早在2018年,顺丰收购加盟制快运公司新邦物流,以加盟模式成立顺心快运,主打中低端市场。顺丰自身也在加大平价快递的比例,2019年5月推出电商特惠业务“顺丰特惠”,每单低至4块。

众多新晋玩家进场,可以看出这次已经不再是某一家快递公司的战争,拼多多系、京东系、顺丰系,国内市场主流的快递公司全部动了起来。

而这些新晋势力所争抢的共同市场是,以菜鸟为“盟主”的“四通一达”加盟系快递市场份额。尤其是新晋玩家背后都有电商平台的影子,让这场新的快递争夺战更加火药味十足。

菜鸟角色攻守转换

极兔和众邮等快递新势力,以及此后可能加入混战的丰网速运,对中国快递行业有很重要的意义。

此前快递的格局是阿里系的菜鸟,京东系的京东物流,以及独立的顺丰。这个格局下的竞争,京东物流和顺丰在效率和体验上有着明显的优势,菜鸟所代表的通达系是追逐者、进攻者的角色。

菜鸟的目的在于,通过整合通达系快递企业的运力和数据,提升整体的配送效率并为阿里电商体系服务,是阿里系电商的护城河。

菜鸟也确实为中国快递行业整体效率的提升做出了贡献,最明显的就是配送速度上明显的提升。从原先以周为单位的配送时长,菜鸟将快递的整体配送提升到了以天为单位,最亮眼的成绩就是逐渐地能够承接双11的订单量。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电子面单的普及。2017年底,申通电子面单的普及率还仅为75%,到2019年底,这一数据就达到了99.55%。而电子面单又是快递企业自动化的基础。

极兔和众邮的出现,攻守转换,故事发生了反转。

极兔和众邮瞄准的平价快递市场,和菜鸟以及通达系形成了直接竞争。

下沉市场快递之所以成为这次快递大战争夺的核心,是因为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下沉市场、新兴电商等几乎是快递行业里唯一的增量来源。中通曾在2018年财报中特意提到, 拼多多等新型电商平台将为行业贡献较大的业务增量。

下沉市场电商被挖掘出来,给快递行业带来了海量的订单。2019年全年,拼多多的包裹量达到了197亿件,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累计完成635.2亿件,仅拼多多的包裹,就接近快递总量的1/3。

随着下沉市场电商的快速增长,这一比例还将继续加大,不只是拼多多,另一电商巨头京东也在加注下沉市场,两大电商平台以及微商、直播带货等多种新兴的、对下沉市场电商消费有较大促进作用的业态,都为下沉市场包裹提供了有力的增长动力。

日前,国家邮政局印发《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明确到2022年底,县、乡、村快递物流体系逐步建立,城乡之间流通渠道基本畅通,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村村通快递”。

就包裹数量来说,农村、乡镇等下沉市场的快递,正处在一个可以和十年前电商崛起媲美的红利期。在下沉市场的故事里,菜鸟和通达系成了被围攻的对象。

最惨的是通达系

回到文章开头,义乌作为中国快递量仅次于广州的第二大城市,被成为当地快递业的变化成为风向标,也最先感受到了这次快递争夺的血腥和凶残,出现了“8毛发全国”的价格。

“8毛发全国”的黄牛价还只是义乌快递价格战的一个影子,实际上快递企业的竞争早已进入红海模式。

据媒体报道,2019年初,义乌的快递势力竞争加剧,多家快递下调价格,进入“一块钱时代”。2019年6月,顺丰特惠三块三,圆通是一块三、一块二,申通最低一度达到了9毛钱。

据传的一份截图,极兔快递在义乌起网时,为了争夺市场甚至有的网点喊出了开业前三天江浙沪免费寄件后四天半价的消息。

这种以价换量的价格战,快递企业做一单亏一单。尤其是快递企业包仓制的出现,让很多加盟网点老板苦不堪言。

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2019年快递公司上调快递价格,将末端派送费从1元上调0.5元到1.5元。这还没有算面单成本、运输和中转成本。

快递企业以如此大的成本争夺义乌市场,原因在于对电商件的依赖,通达系的快递中电商件比例居高不下,而义乌是中国最大的小商品市场。

以中通为例,2019年第二季度,阿里系包裹占比达到56%,拼多多为20%。中泰证券的一份报告则显示,2018年中国快递行业电商件的占比接近80%。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在菜鸟成立之初就对外表态,通达系加入菜鸟,只是因为电商件被阿里套牢,几家快递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会被菜鸟物流吸走。

商务件才有较高毛利,电商件有的只是市场份额。与个人业务快件起步就要10元左右相比,电商件要远远低于这个价格,对于订单量达到一定标准的商家,快递公司往往能给到3元发全国的价格,而在义乌这一价格在1元左右。

下沉市场电商和快递正在激烈竞争的同时,菜鸟对通达系的控制欲也逐渐加强。

4月30日,阿里巴巴2020年一季度财报披露的信息显示,阿里持有韵达2%股份成为后者第七大股东。至此,阿里终于集齐四通一达, 菜鸟就像是统领着四通一达,更想统治快递江湖。

一个重要里程碑事件是,2019年7月,阿里与申通签署购股协议,总行权价格为人民币99.8亿元。如果阿里行权,最终将间接持有申通快递46%的股东,并成为控股股东。

从资本联姻,到最终可能实现控股,阿里对申通的增持,成为菜鸟对四通一达态度的一个转折点。

这个态度的转折背后,是快递行业开始起了变化,从2019年开始,菜鸟面临的敌人开始变多。快递作为电商的重要支撑、护城河,快递因电商而起,同样如果不能把控好快递,同样会威胁到电商格局。

而通达系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的代表,做着这个行业的脏活累活。

没有技术、用户、数据、订单源积累的四通一达,逐渐沦为商品流通的管道,被“挟订单以令诸侯”。在市场的竞争中,没有明显的技术、用户差异的通达系,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价格战。这导致即使不断提高价格,通达系快件的单件收入还是不断下降。

即使这样,通达系也并不能感受到安全。承诺不碰快递的菜鸟,对快递行业的渗透却越来越高。

一个例子是,阿里入股韵达只占股2%,据《棱镜》报道,“韵达态度很明确,这不代表站队,聂腾云家族不想与申通一样将公司控制权拱手让人。”

颠覆者出现?

更加独立的顺丰,其发展路径一直以来是通达系羡慕的对象。拥有自营和数据优势的顺丰,能够不断地尝试电商等多种业态。

近日,顺丰入局外卖,推出丰食小程序。其依托的,依然是顺丰在配送方面的能力。

但是与通常对顺丰快件理解不同的是,这是顺丰同城的业务。实际上,从2016年开始,顺丰就开始推出即刻送业务,2018年顺丰再次加码同城配送,比如此前备受关注的瑞幸,其外送业务就是由顺丰提供。

即时配送,正在以一种颠覆者的角色影响着快递的行业。

随着快递包裹的细分,当下很多原先快递完成的配送服务,已经被细分到不同的场景中,比如生鲜、日用百货,而这些之前都是通过快递配送的电商场景。

就在不久前,华为P40新机发布让快递行业感受到了危机。华为在美团、饿了么等平台销售配送手机,消费者可以体验到原先以天计算的快递,到以小时计算的即配服务。

即时配送切下电商的蛋糕的同时,抢夺的也是快递的市场。

可以预测的是,随着即配体系和本地生活服务的结合紧密度进一步加深,更多的品类将会由即配来进行配送,这也意味着,快递的市场空间将会进一步被蚕食。

近日丰巢收费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对快递公司来讲,很早就意识到传统快递在末端配送方面糟糕的体验。

丰巢之外,市场的另一个重要的参与者菜鸟也投入了大量的智能快递柜,招募了大量的驿站。2019年5月,菜鸟宣布将要和快递企业共建10万个驿站,超过1亿个智能终端。2019年9月,菜鸟宣布菜鸟裹裹用户超过1亿。

尽管菜鸟现在依然还坚守着不碰快递的承诺,但是,在菜鸟驿站、菜鸟裹裹、菜鸟电商仓的建设过程中,去“通达系”化的现象越来越明显。

此前,杭州部分地区,菜鸟还提供驿站代收包裹,进一步送货上门的服务。

菜鸟进,通达退。现实是,由于大城市网店成本高,甚至出现了快递网店“市中心荒漠化”现象。有意思的是,正如通达系的网点是加盟的,菜鸟联盟中四通一达也是作为加盟的身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冷暖自知。

据统计,公司四通一达、顺丰和中国邮政,国内快递网点共约20万个。而菜鸟计划用3年时间建设10万个驿站,这个数量相当于当前全国快递网点总量的一半。更重要的是,驿站是比快递网点离消费者更近的实体。

尤其是,菜鸟驿站通过门店建立其的新零售场景,彻底截断了通达系公司通过用户触达来延展新零售能力的幻想。

这几个快递行业的变量一旦实现,通达系在快递行业管道化的特征将会更加明显。

对菜鸟来说,给四通一达带来真正的好处已经刻不容缓了。实际上,从去年开始,菜鸟开始联合四通一达进军高利润的商务件市场,这可能是菜鸟真正能拉拢快递企业的唯一方式了。

最后,贴几句中通在2019年财报中的风险提示,感受一下快递企业的危机感与无奈:

1、阿里巴巴,拼多多和京东等主要电子商务平台可能会选择建立或进一步开发内部交付功能来满足其物流需求并与我们竞争,这可能会严重影响我们的市场份额和总体包裹量。

2、特别是,我们或我们的网络合作伙伴可能面临来自现有或新的“最后一英里”交付服务提供商的竞争,后者可能会扩大其服务范围,以包括快递服务或采用对我们业务造成破坏的商业模式,并与我们的网络伙伴争夺交付人员。

3、同样,相邻或子市场中的现有参与者可能会选择利用现有的基础架构并扩展其服务来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服务。如果这些参与者成功地做到了,我们的业务将受到侵害,从而受到不利影响。

编辑:人王

标签:快递行业 菜鸟